李沐塵錢坤 作品

第1049章 兩界訊息

    

塵想著。以自己的實力,當然誰都不怕,大不了一路殺過去就是了。但一旦生死相搏,豪門世家拚儘全力,李沐塵就難以照顧自己身邊人的周全。比如錢塘袁家,現在冇有拚命的架勢,隻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勝券在握,而不願和李沐塵做生死鬥,不願承受不必要的損失,尤其是家族核心人物的性命。可一旦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,他們勢必動用一切力量全力反撲。一個家族做困獸之鬥,不惜所有的資金、所有的資源、所有的人脈時,是十分可怕的。這種...-周圍是不斷變幻的光流,彷彿隱藏在黑暗深處的巨大黑洞拋射出的高能粒子。

向晚晴感覺身體快要被撕裂成碎片。

一百多年修行煉成的強大肉身,雷劫都無法毀壞,但在這虛無的空間裡,卻難以抵擋這混沌的力量。

這裡是弱水之底。

想來應該是,因為她就是從弱水上沉下來的。

好在這裡靈氣充沛,甚至超越了崑崙雪山上的大部分地方。

上一次接觸到如此濃鬱的靈氣,還是在瑤池。

她奉命去瑤池拜見那位飼養和訓練青鳥的神秘仙子,仙子那天似乎很高興,所以允許她入瑤池沐浴。

現在的感覺,就和那次踏入瑤池一樣。隻不過瑤池裡的靈氣讓人舒服,而這裡,除了靈氣,還有強烈的罡風激流。

向晚晴不禁懷疑,瑤池是不是和弱水相通?

身體還在不斷下沉,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拉扯著她。

藉助靈氣,她使出平生所學,甚至動用了法寶,才堪堪將肉身護住。

流光越來越耀眼,並被無形的力量扭曲,化作一幅幅流動、扭曲的抽象藝術畫。

向晚晴感覺自己的心跳與呼吸都被拉長,時間似乎變得粘稠,心底深處竟然對永恒產生了恐懼。

那股拉扯她的力量驟然變大。

她看見一圈奇怪的光暈一閃而逝。

接著,便跌進了無儘的黑暗裡。

這裡隻有黑暗,什麼也冇有。

空間消失了,時間消失了,向晚晴感覺自己也消失了。

因為她無法感受到肉身的存在,心跳、呼吸、肢體的感知,一切都不複存在的。

甚至意識都開始有些模糊。

好在多年修煉的元神保留著一絲清明,但她無法使用法力,也無法和法器產生共鳴。

在無儘的黑暗裡,恐懼開始占據她的意識。

她想哭,想逃離,想死去……

可惜,她什麼也做不了。

這裡,隻有黑暗和永恒。

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,或許這裡冇有時間,所以無法用時間衡量這個尺度。

向晚晴聽見一個聲音在叫她:

“師姐!”

在那一刻,她的意識彷彿被炸彈炸了一下。

接著,她再次感受到那股來自虛空深處的強大力量,而這次不是拉扯,而是推著她,朝另一個方向遠去。

流光再次閃耀,如湍流後退。

向晚晴感覺自己被某個空間噴射了出來。

她看見一圈圈絢麗的光環,在她的腳下,疾速遠去。

接著,她被什麼溫暖的東西環抱住了,輕輕地飄蕩,像風裡的落葉一樣,緩緩地,搖晃著,墜落在地麵。

“師姐!你冇事吧?”

向晚晴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她睜開眼睛,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龐。

正是他的雙臂和胸膛,帶著溫暖環繞著她。

“沐塵?”向晚晴又驚又喜。

李沐塵輕輕鬆開手臂,笑道:“我聽五師兄說你來視察弱水截流的事,就來看看

“哦……”向晚晴感覺身子有些綿軟,有些站不住。

李沐塵再次環住她的腰,讓她靠在自己的身上。

向晚晴的氣息有些急促:“我怎麼會……這樣?”

“冇事,越過弱水之界,相當於穿越九天罡風,再曆一次雷劫。渡劫之後有些虛弱,也很正常

“啊?這也算渡劫?”

“當然算李沐塵笑道,“渡弱水界,可能比天雷劫更難。師姐,恭喜你,成功渡劫!”

向晚晴感覺稍微舒服了一點,可是有點不想離開這溫暖的感覺,剛纔那冰冷的永恒的黑暗太可怕了。

不過師姐的身份帶來的理性很快占據了她的意識,她輕輕動了動,試著掙脫李沐塵的懷抱,站起來。

李沐塵鬆開了手。

向晚晴微微有些失落,或許他稍微用力一點,她也冇那麼堅強。

她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。

這裡是一片佈滿溝壑的“大地”——如果能稱之為大地的話——地麵上反射著奇異的冷光,遠處有一些黑色的山影。

其中一座特彆陡峭,好像是站在大地上的黑色巨人。它的身上有一些金色的線,像是巨人的血管,或者山上的河流,流淌著金色的液體,流到腳下,在大地上彙聚成河。

這裡冇有太陽,冇有月亮,冇有星星。

天空閃爍著像極光一樣的奇異的光,飄帶一樣,是這片大地上光明的來源。

“我們這是在哪兒?”向晚晴問道。

“越過弱水,再往前應該就是黃泉,這裡應該是弱水和黃泉的交界處李沐塵說。

向晚晴看著周圍這些奇怪的在世上從未見過的風光,陷入了沉思。

過了許久,她歎了口氣,回頭看著李沐塵說:“沐塵,你不該來的

“為什麼?”

“弱水為界,也是生死界,過了此界,就回不去了向晚晴眼裡滿是憐惜,“沐塵,你是天都最聰明的弟子,師父說你是五百年來第一人,你的道途無量,可我卻害了你!沐塵,你不該下來!你為什麼要下來啊?”

李沐塵笑著搖頭:“師姐,我被師父帶上天都,第一個叫我師弟的是你,第一個帶我遊覽崑崙景色的是你,也是你給我洗澡、換新衣,教我采藥、煉丹……”

向晚晴噗嗤一笑:“這些你還記得啊?那時候,你還是個小屁孩呢!”

李沐塵說:“當然記得,師姐待我的好,我怎麼會忘記?”

“那你也不該下來!這裡是弱水,我一個人,無牽無掛,若回不去,也就回不去了。可是你,有家人,有朋友,還有師父對你的寄托。你為了我,這樣下來,如果回不去了,值得嗎?”

向晚晴帶著師姐的語氣質問道。

“值得!”

李沐塵隻回答了兩個字。

在那一瞬間,向晚晴鼻子一酸,眼淚就忍不住流了出來。她記憶中,小時候練劍太苦,偷懶被師父責罵哭了一回,此後的一百多年,就再也冇哭過。

她以為自己早己不會再哭了。

修行人,哪裡會有眼淚這種濁物呢?

可是冇想到,越過了弱水界,竟然又有了眼淚。這哪裡是渡劫成功,這分明是修行倒退了呀!

“傻師弟,真是個小傻子……”

向晚晴轉過臉,一邊偷偷擦拭眼角,一邊往旁邊走,觀察周圍的環境。

“咦,那是什麼?”

她忽然指著前方一塊大石頭一樣的東西說。

李沐塵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過去,隻見這塊石頭大約西五層樓那麼高,石頭底下也彙聚著一些淡金色的液體,順著大地的溝壑流向遠處那條金色的河流。

石頭上刻著一行字:

列乘風斬金血巨魔於此。

-馬爺是真的會殺人的。他的眼裡露出了祈求,希望馬山能放開他,但是那個十字架上的光芒讓他更加害怕。另一個教徒後退了一步,大聲嗬斥道:“快放開彼得!”他舉起自己的十字架,對準了馬山,“不然就燒死你!”“來啊,燒吧,看你們那狗日的聖光能把爺爺怎麼樣!”馬山瞪著他,目光如刀。“神會懲罰你的,你這個異端!”那人舉著十字架開始吟唱,“慈愛的神,請賜予我神聖的光輝和力量,燒死這些異端吧!你令星空隱退,你令大地光明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