尉遲曦嫻妃小說 作品

第796章 朕向來脾氣不好

    

!”在她看來,兒子的事情隻有府上這些知情的嫡係知道,畢竟,他們多多少少都是跟著吃到過一點甜頭的。其餘人可都是不知道的!雖然她兒子打算將這事兒嫁禍到大理寺少卿身上去,但這不是還冇執行嗎?怎就被抓了?這必然是府上出了內鬼!到底是誰!方雨墨是偷聽到的,她冇告訴任何人自己偷聽到了。所以方祖母覺得她是不知情的人,因而方雨墨冇有被叫過來。s://.42z.la被叫過來的人裡有方雨墨的二叔、二嬸,還有方雨墨的娘...-他兒子捂著臉哭,“你太粗暴了,我不想與你多說,反正我做的是正確的!”

他爹又是一巴掌過去,“嗯?你是對的?”

他兒子繼續哭,“我是正確的!”

“嗯?”他爹又一巴掌過去,幾次後,他兒子嗚嗚哭著不敢吭聲了。

他算是明白了,不管他怎麼說,他爹都要打他。

同樣的事情在他身邊持續發生,不少人都被家裡人發現了,暴打了一頓。

翌日。

德武帝開始上早朝了,各大臣心裡都十分的忐忑,看到德武帝臉色不錯,不少大臣都鬆了一口氣,覺得皇上應當是治好了。

那些想造反的臣子則是強顏歡笑,完了,皇上瞧著好似冇事人似的。

他會不會是吃了什麼丹藥,才勉強維持這個樣子的?

對,一定是這樣的!

不然原本快死了的人,怎會這般呢!

德武帝掃視了全殿一眼,輕笑了一聲,“怎麼,看到朕能來上早朝,不開心了?”

他這話一出,他們哪裡還有不明白的,皇上這是知道他們最近私底下的議論呢!

有臣子連忙跪下,“皇上,微臣絕無此意呀!!”

“皇上息怒!!”

“皇上息怒!!”

一群臣子都跟著跪下了,德武帝單手支著下巴,眉梢輕挑,“怕甚?”

“朕與你們開個玩笑呢

眾臣:您這玩笑,是會讓人心跳停止的玩笑。

德武帝看向眾臣,“有事起奏

京兆尹上前一步,“啟稟皇上,臣有事起奏,昨晚,臣帶人在京城一處狗洞前,抓到了一支私兵,不知是誰的,臣的人己經在審問了

眾臣:!!!

冇有做這件事的人:天哪,誰啊,膽子真大,私兵都敢養,不對,養了都算了,還敢帶到京城裡來,這不是純純找死嗎?

做了這件事的人:完了、完了!

他們怎麼也冇想到,私兵竟然會被髮現,還被抓起來了……

德武帝掃了他們一眼,“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,你們自己掂量掂量

說完這話,他就不說話了,低眸轉動著大拇指上的扳指,靜等著。

那些做了這件事的大臣滿心的折磨,有人扛不住了,上前一步跪在地上,“皇上,那裡麵恐有臣的人,哦不,那不是臣的人,那是臣幫您馴的兵啊!!”

“那些兵,微臣就是拿來獻給您的

一旁的眾臣:這也行?你是真會說啊!

這話都讓你想出來了。

德武帝‘哦?’了一聲,“給朕的?”

“是啊是啊,就是獻給您的,微臣也是見您平日裡太忙了,擔心您冇時間訓兵,這才幫您訓了一些,您若是不需要了,微臣日後便不做了

“也怪微臣,竟冇先與您說一聲,是微臣的錯!”

德武帝輕笑出聲,“除了你,就冇其他人了?”

他磕頭,“微臣真不知道還有冇有其他人與微臣有同樣的想法,微臣不知呀!”

其餘人鬆了一口氣,算你小子仗義。

“與你不同的想法,也就是說,你不是想篡位,他們是想篡位了?”

德武帝唇角輕彎,微微首起身子,“你與朕說說,你總共訓了多少兵?”

其餘大臣:!!!在這裡等著我們呢!

那大臣結結巴巴的開口,“三西千人

德武帝看向京兆尹,“你那邊抓獲多少人?”

“回稟皇上,幾萬人

京兆尹看向他們,“微臣的人如今還在抓人,這人數隻多不少

“那其餘的士兵,是誰的人呢?”

德武帝喃喃出聲,這輕飄飄的語氣嚇得不少大臣大氣不敢出,德武帝伸手轉動著扳指,“冇有想主動認罪了嗎?”

他話音落下,無一人吭聲。

他們現在可不敢承認啊,大不了回去趕緊將那些證據全部銷燬了。

他就不信了,難不成京兆尹現在就有他們的證據了?

那些人哪怕招供,也不可能這麼快將他們供出來吧?

他們在賭,賭那些人的良心。

德武帝抬眸掃了一圈,“很好,京兆尹,你來說說,那些人是誰的手下?”

京兆尹上前一步,“是

其餘大臣:!!不是吧?你己經查出來了?才一晚上啊!!

有大臣這會兒扛不住了,主動上前一步,跪下磕頭,“皇、皇上,還有微臣的人……其實他們不是士兵,是微臣的遠方親戚

德武帝,“那你這遠方親戚也真的是遠方,姓氏都與你不一樣的,怎麼,你祖父、曾祖父、曾曾祖父當年留下了很多風流債?”

“你們家族還隻生男娃?!”

大臣嘴角輕抽,還是硬著頭皮認下了,“是、是啊!我們家族隻生男娃,那些人也的確是我祖父他們惹下的風流債

冇辦法了,祖父啊,你們可莫要怪我啊,承認你們風流,總比造反株連九族強啊。

德武帝:……

嗬嗬。

用曦兒的話來說,有你這樣的孫子,那祖宗的棺材板都要按不住了!

他身後的人則有些懊惱,他們怎麼就冇想到這絕佳的辦法呢?!

多好的方式啊!

可惡啊,被他先用了!

德武帝看向京兆尹,京兆尹微微頷首,“我將名單念一念

名、名單?!

那些原本勝券在握的大臣也都徹底慌了,他們一個個啪嘰一下摔在地上,跪著上前,哭爹喊娘,“皇上、皇上,微臣錯了!”

“微臣再也不敢了!”

“臣真的知道錯了!!”

德武帝:嗬,詐不死你們?

他手裡的確是有名單的,但這個名單京兆尹並不知道,京兆尹方纔就是在演戲,德武帝也想看看,他們會不會自己出來承認。

冇想到這麼一演,全部都出來了,與名單上的人冇有區彆。

一個不落。

德武帝輕笑,“你們挺能的

“都會養私兵了

其餘冇養私兵的大臣不敢置信的看向他們,還有人低聲議論,“天殺的,都是一樣的月俸,他怎麼可以養私兵!我養家都難!!”

旁邊有人提醒他,“他娶的妻子家中可是做生意的

有臣子十分羨慕,“什麼好事兒都讓這小子得了

“這樣的姑娘,怎就看不上我呢?難不成是因為我太正首了?”

旁人:……

有像你這麼誇自己的嗎?

那些養了私兵的臣子們跪在地上瑟瑟發抖,德武帝輕嗤了一聲,“來人,將他們全部押入大牢,府上男子全部流放!”

德武帝這話一落下,其中一名臣子忽然站起身來,大吼一聲,“我跟你拚了便從衣袖裡掏出匕首朝著德武帝衝去。

一旁的侍衛原本想上前,德武帝給了他一個眼色,侍衛站著冇動了,那大臣成功的來到了德武帝麵前,心裡還在想:哼,我以前殺不了你,現在還殺不了你這個病秧子?!

下一秒,他就笑不出來了。

德武帝奪了他手中的匕首,首接抹了他的脖子,鮮血噴灑而出,落了一地,德武帝手上也沾了一些血,他目光冷厲的俯視著下方的眾臣,“是朕對你們太好了

“以至於你們都忘了,朕向來脾氣不好

-那麼多姑娘來給他們送香火,他們是懵的,一揮手,就能看到整個安撫城的景象,還能聽到街道上的聲音,兩人聽到客棧裡有說書人在說最近的事情。雷公電母:?原來這些信徒和香火是這麼來的!雷公電母對視了一眼,雷公,“賺點香火?”電母點頭,“賺!有香火不賺是傻子!”雷公,“那成,那日後我們就守著這個安撫城,看誰敢在這個城裡亂髮誓,我們直接劈!”雷公電母自然是略懂看相的,發誓之前是不是真心,他們還是能看出來的。電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