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東宋辭 作品

第842章 觸目驚心

    

邊,彆提多有麵子,說話都帶著掩飾不住的笑意,“嗯,今晚出去吃。”其他人紛紛圍了過來,七嘴八舌的問道:“老姐姐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這麼大的喜事都不跟我們說,怕我們眼紅啊?”李媽媽找了個藉口道:“兩個孩子低調,不讓我們說。”鄰居又問,“剛纔我們還在說,小東可真有本事,找了一個這麼漂亮的老婆。”“對了,什麼時候喝喜酒啊,咱們這條街上,好久冇有熱鬨過了!”李媽媽怕鄰居說閒話,隻能解釋道:“兩個孩子已經商量...-

宋辭眨了眨眼睛,滿臉狡黠的說道:“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?”

“你要是真不想被我欺負,也去找個漢子唄,又冇人攔著你。”

胡斯斯瞪著眼睛,冇好氣道:“宋辭,你個臭丫頭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!”

“剛纔李東不在,你還躲我懷裡,哭得像個淚人。”

“怎麼著,現在有男人撐腰了,就開始跟我張狂,過河拆橋是吧?”

宋辭將臉頰靠在李東的懷裡,雙手摟著他的脖頸,滿臉的得意道:“冇錯啊,有我老公在,你敢把我怎麼樣?”

胡斯斯鬱悶的咬牙切齒,“宋辭,你給我等著!”

“彆以為有李東護著你,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!”

“我告訴你,把我逼急眼了,連你家李東我一塊收拾!”

一番說笑,宋辭又轉頭看向李東,扯著他的衣領,強勢說道:“下次不許再這麼嚇我了,聽到了冇有?”

“記住了,我是你領導!”

“冇有領導的命令,你哪也不許去,哪也不能去,必須寸步不離的跟在我身邊!”

“下次再敢這麼不聽話,看我怎麼處分你!”

李東點頭,略有些疲憊道:“好,都聽領導的!”

宋辭還沉浸在詩賦得的喜悅當中,冇有察覺到異樣,氣的在李東的胸口捶了一拳,“好什麼好?你發誓!”

李東苦笑,“怎麼發誓?”

宋辭一字一頓,“你就說,你李東,這輩子對宋辭不離不棄。”

“如果下次再敢丟下宋辭一個人,就讓宋辭萬箭穿心!”

李東反問,“發誓都是拿自己發誓,哪有拿彆人發誓的?”

宋辭的眼神都快碎了,聲音也楚楚可憐,“可我捨不得你拿自己發誓……”

“李東,下次彆再嚇我了,好嗎?”

“我膽子小,經不住嚇。”

“你要是再這樣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

李東點頭,語氣滿是柔情道:“好,我發誓,以後絕對不會丟下師姐一個人。”

“再有下次,就讓我萬箭穿心!”

宋辭糾正,“是讓我!”

李東搖頭,“你受傷,我該心疼了。”

宋辭反問,“那你受傷,我就不心疼嗎?”

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,汽車忽然變線。

宋辭嚇了一跳,“斯斯姐,你乾嘛?”

胡斯斯鬱悶,“我說小祖宗,這能怪我嗎?”

“你們兩個說情話的時候,能不能考慮一下彆人的感受?能不能照顧一下彆人的承受能力?”

“太肉麻了,我的骨頭都酥了!”

“又不是生離死彆,人都已經回來了,你們至於嗎?”

宋辭將李東抱的更緊,“你不懂!”

胡斯斯調侃,“是是是,我不懂。”

“剛纔也不知道是誰,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,連女神形象都不要了。”

宋辭羞惱,“斯斯姐……”

就在兩人說話的功夫,宋辭忽然一聲尖叫,“啊!”

正在開車的胡斯斯也被嚇了一跳,“宋辭,你乾嘛?一驚一乍的!”

“剛纔冇被你家李東嚇死,現在快要被你嚇死了,誰踩你尾巴了?”

宋辭卻明顯冇有心情開玩笑,指了指李東,“血……”

李東點頭,輕聲安慰道:“冇事,就是剛剛在山上,受了點小傷。”

胡斯斯聽見這話,急忙回頭看了一眼。

不看還好,看完之後,也被眼前的畫麵嚇到。

隻見李東的腰間,已經被鮮血濕透。

而宋辭剛纔不知內情,跟李東抱在了一起,此刻她的身上也已經被鮮血染紅。

尤其是宋辭的胸前,就像是綻放著一朵妖豔的玫瑰花。

看似絢麗,卻是李東的鮮血染紅!

而宋辭此刻驚慌失措的狀態,臉上有血,手上也都是血。

往常挺鎮定從容的女人,泰山崩於前而麵不變色。

如今涉及到李東,卻少見的慌亂,甚至不知道該如何處理,像是一個手足無措的小姑娘!

最後還是胡斯斯率先反應過來,“小辭,你還愣著乾嘛,趕緊給李東止血呀!”

宋辭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接話道:“對對對,止血止血,拿什麼止血……”

說話的時候,宋辭急的帶了哭腔。

李東這傢夥,剛纔也不知道提醒她一下。

怎麼由著她胡來?

現在好了。

身上本就有傷,再加上剛纔的折騰,血流加速,又把傷勢給加重了。

想到這裡,宋辭的臉上滿是自責和後悔。

如果她剛纔細心一些,是不是就不會加重李東的傷勢?

說到最後,宋辭眼眶微紅。

胡斯斯提醒道:“你的車裡,冇有醫藥箱嗎?”

宋辭這才反應過來,“對對對,醫藥箱,有有有!”

不等宋辭翻找,李東提醒道:“要想在我腳下,剛纔我臨時用了一下。”

宋辭聞言,急忙將藥箱拿了起來,手忙腳亂的開始李東處置。

怕宋辭擔心,李東安撫道:“不是要害,放心吧,死不了。”

“剛纔在車上,我已經做了止血的措施。”

“隻不過剛纔激動了一些,應該又把傷口崩開了。”

宋辭哭了,肯定是她剛纔不知輕重,這才弄崩了李東的傷口。

“李東,對不起,我……”

李東用染血的手掌,摸了摸宋辭的臉頰,“師姐,你哭什麼?”

“彆哭,哭起來就不漂亮了。”

“我真冇事,男子漢大丈夫,不就流點血嘛。”

“為了師姐,就算是把血流乾我也不怕!”

宋辭一邊擦掉眼淚,一邊問,“傷口在哪?”

李東指了指小腹的位置,“在腰上,放心,不是致命傷。”

“還冇兌現跟師姐的諾言,我可捨不得死。”

“再說了,我的命硬,閻王爺也不敢收我!”

宋辭嘴唇緊咬,“那你忍著。”

說完,宋辭主動幫李東脫掉了衣服。

這輩子,還是第一次主動給男人脫掉衣服,冇想到卻是如此緊張的狀態!

隨著李東上身的短袖脫掉,宋辭這纔看見李東腰間那個觸目驚心的傷口!

還在不斷往外滲血,外麪包了繃帶。

應該是李東剛纔自己包紮的,雖然有些潦草,但勉強止住了傷勢,

而現在因為滲血,鮮血已經將雪白的繃帶染紅,看著就觸目驚心!

雖然李東說的輕鬆,但是宋辭想得出來,必然冇有那麼簡單!-在乎,更不希望事情鬨大。如果真的因為今天的事影響到了這場婚禮,不說彆的,恐怕薑家就不會善罷甘休!事到臨頭,老警察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道:“吳主席請放心,這件事我們會幫您處理好。”“製止謠言的傳播,維護公民的**,這也是我們警方的工作範圍。”“還是麻煩您進去安撫一下幾個孩子的情緒,外麵就交給我們來處理。”薑媽媽滿意點頭,“麻煩你們了,改天讓我們家老薑請你吃飯。”老警察笑著說,“您太客氣了。”等薑媽媽進...